位置:烽火新闻网 > 文化 > 正文 >

因幽默点评古代诗人走红的教授 一年后怎样了?

2019年09月02日 13:00来源:网络整理手机版

 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9月2日电(记者 上官云)过去一年的时间里,华中师范大学教授戴建业很忙:给学生上课、做公益讲座,还要出席一些文化活动。?#28304;?018年在短视频?#25945;?#20973;借对古代诗人的幽默点评火了之后,这就成了他生活的常态。

  拜网络所赐,戴建业真正体验了一回“成名”的感受。但如今当了一段时间的“网红教授?#20445;?#20182;却说,其实最想做的还是安安静静读书、写作,“就像陶渊明那样”。

戴建业。受访者供图

戴建业。受访者供图

  意料之中的走红

  戴建业的走红,其实并不意外。

  出名前,他是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一名教授,讲课很受欢迎,课堂经常“爆满”。学生想上他的课常常需要“抢”座位,不然去晚了,只能站着听。

  但戴建业是湖北麻城人,普通?#20843;?#24471;不太好。第一次打交道的人,包括在课堂上,他总会习惯性地问几句“你听懂了没有??#20445;?#21518;来觉得有点居高临下,又改成“我讲清楚没有?”

  大概是2018年,戴建业讲解唐代诗歌的视频被上传至抖音,当日点击量?#36176;?#30772;2000万次。人们记住了他的“麻城味普通话?#20445;?#26356;?#19981;端?#23545;古代诗人机智幽默的点评。

  随着其他短视频的上传,戴建业的关注度越来越高,并逐渐延伸到线下。有一次,在上海有人认出他,就跟在身后模仿着说“找仙人,?#19978;?#33609;,炼仙丹?#20445;?#36825;原本是他对李?#20303;?#26460;甫等人的一句点评。

  “之前许多在网上走红的短视频,比如讲李白和杜甫那段,其实就是截取我讲课视频的一部分。”戴建业很认真地跟记者分辩,“要整体看,我讲课的方式,真不总是那么搞笑”。

  他并不反对以短视频的方式讲知识,因为信息传播方式变化,这种幽默的小段子更容易吸引人们的注意力,“看了之后也许就会感兴趣,慢慢?#19981;?#19978;这门学科”。

戴建业。受访者供图

戴建业。受访者供图

  “但只看短视频毕竟不全面。如果要真正了解我这个人,对一位教授来说,除课堂表现外,最好的方式是认真读?#20102;?#30340;书。”戴建业笃定地说,“书里还有更深的东西”。

  小城走出的“斜杠青年”

  戴建业主讲的是中国古代文学,但求学时,他原本最?#19981;?#30340;却是数学。

  “我老家那边,基础教育做得特别好,老师们水平也很高。我的高中老师们对文学的态度很包容,有时在课堂上抄走学生的‘闲书’,过后也会找个机会还回来。”戴建业回忆。

  他最好的一门功课是数学,1973年的一场数学竞赛上,还拿了第三名。有一回,老师叫他写几首诗贴在墙上,戴建业并不太懂什么叫诗,于是跑到资料?#20063;?#20102;半天?#19994;?#19977;首诗,算是交差。

  “老师就说写得很好,他以为是我写的。同学们看了也说好。”事情闹大了,戴建业更不敢承认那是抄的。但由此开始,他开始尝试写诗,想当一名诗人,?#20843;?#20197;高考时我报了文科,第一志愿是华中师范大学”。

  进入大学?#27426;?#20037;,戴建业又不想当诗人了,觉得没什么意思,还是做数学题好玩,可那时不能转专业,只得硬着头皮坚持下去。硕士毕业后,他回到华中师大当了一名老师。

戴建业。受访者供图

戴建业。受访者供图

  在这个过程中,他真正?#19981;?#19978;了中国古代文学,业余又开始学点英语,?#19981;?#32763;译文章。今年8月,他出了一套九卷本《戴建业作品集》,里面就有他翻译的作品。

  最向往古代哪位诗人?陶渊明苏东坡吧

  和“网红教授?#21271;?#36215;来,戴建业更?#19981;?#33258;己大学教书匠的身份。

  他对自己几十年的教学经历和学术研究还算满意,“新出的作品集里有6本学术专著,2本文学史论和社会文化随笔《你听懂了没有》。《陶渊明新论》是二十年来的第五版,我?#27982;?#24819;到一部学术作品会这么受欢迎”。

  中国古代的诗词歌?#24120;?#20182;都感兴趣。在课堂上,他也点评过不少古代文人,比如苏东坡、陶渊明,孟浩然等等,往往妙语连珠。

  “要是问我更向往哪位诗人,那肯定是陶渊明、苏东坡吧。杜甫我很敬重他,他的崇高是我?#23545;?#19981;能达到的。但在生活这方面,我不想学?#20843;?#20182;有点过得太苦了。”戴建业说。

《戴建业作品集》。出版方供图

《戴建业作品集》。出版方供图

  出众的文采之外,真正打动戴建业的,是陶渊明与苏东坡的生活态度,“有些人也归隐,但是那种看破红尘式的归隐。陶渊明不,他虽然隐居了,但仍然热爱生活;苏东坡呢,历经?#37096;?#20294;还是十分洒脱、豁达,这都很难得”。

  “赞美固然温馨,批评更当感激”

  也许,在戴建业看来,人这一辈子,本来就应?#36855;?#27963;越快乐,“我年轻时也经常愁眉苦?#24120;?#20320;看年龄大了就不是这样子了,许多事都能看得更通透一些。努力生活,当个快乐的普通人就好”。

  “一些商业活动,我就选择不出席,也尽量不上电视节目:你?#27425;?#36825;个形象,忒对不起观众。”戴建业开着玩笑。他在努力摆脱走红带来的影响,“有空的时候我就想看书、做研究。我的书架挺大,我买回来好多书,知识记不住,随时翻一翻”。

  学术上,他正争分夺秒地写一套多卷本“中国诗史长?#21462;保?#24819;尽可能用晓畅优美的语言,阐述中国古典诗歌的发展与嬗变、优点与特点。一套五卷本“戴建业散文集?#20445;?#20063;即将出版。

戴建业。受访者供图

戴建业。受访者供图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gkuje.club//wenhua/285977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今日热点资讯